夏希(˶‾᷄ ⁻̫ ‾᷅˵)

堀鹿控,AC控。折真控,CP不可拆
患有嚴重考試焦慮症,苦逼大學生,因此已列入失蹤人口及逃亡人士記錄中
嗜糖症重度病患,最喜歡甜死自己
不自覺會失手灑一地糖, 來訪者請注意地滑~

© 夏希(˶‾᷄ ⁻̫ ‾᷅˵) | Powered by LOFTER

賬戶被封了

很多人都知道夏希消失了

因為手機lofter不支援夏希的手機綁定!!!!!

有被吞掉的文章 請加夏希的QQ
2245987310

期望在lofter賬戶被解封的時候跟大家見面(。 ́︿ ̀。)

【折真】我是毕方(二十三)


老子是毕方,安份守己的好坐骑。

又被折颜上神耍一通流氓的殿下端着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拉着我一齐离家出走⋯不!不是!是去考探北荒的地貌。我是没什么所谓的,反正绕着飞飞而已,又不会少一条羽毛的。

倒是殿下,我说你好歹身为北荒帝君,连自家的地貌都没熟悉,居然还敢大模厮样地当着那像只乌鸦似的天族太子说出来,这脸还要不?要是你在这四海八荒被人落下个话柄,老子身为你的坐骑岂不是要跟着一齐丢脸吗?!

老子怀着心思一边往前飞一边嘀咕着,直到殿下指了个河边的位置让我停下休息会。

话虽如此,咱们殿下虽然是个不务正业而且黏老凤凰的娃,可是一旦受到别人的拜托,倒还是会认认真真地完成的,这一点老子还可以保证。

我脚刚著地,殿下便跳...

【折真】我是毕方(二十二)


老子是毕方,上天下地吐糟第一能手。

多亏了那天族太子突如其来的拜会,殿下和上神终于可以消停一下,不必虐待我这只敢怒不敢言的单身鸟,决定暂时分别。

老子一直往北飞,刚刚下地回到北荒府邸,云生一马当先从我的背上跳了下来,手里还拉着殿下的衣摆,摇曳着道,“殿下!太子殿下还在里面等着你呐!”

殿下当下就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所以你把人单独留了在这了?”老子不得不说,云生你真够胆色。

“⋯”云生顿了一下,也应该发觉自己闯下大祸了,他抖着声音,“⋯是⋯”

殿下甩了个面色,“给我站在门外。”

云生一脸悲哀地罚站,我向他摇了下头,伸出手轻轻推着殿下,“殿下,快进去吧,那位太子还在等着。”

殿下又皱了下眉头,“毕方你跟我进去,...

【折真】我是毕方(二十一)


老子是毕方,桃林快递特派专员。

捧着一大盆的甜食回到桃林,老子脚下地的第一下就听到来自殿下那软趴而已趴的咿咿呀呀从某处传来,只是来源并非在屋子里。

本着不找死的心态,我悄悄地四处张望,在不远处的一埋拱起来的花瓣堆中看到了声音的来源,只是靠近着那堆花瓣,有一重厚厚的仙障隔着。

唉,连屋外都不让人待了,仙障是能挡人,可是不隔音好吗??!?!!!!?殿下和上神你们偶尔顾及一下我这只单身坐骑的感受好吗?

很可惜,老子的主人是绝对不会理会老子内心澎湃的呐喊,所以老子也只能安份守己地去了小厨房,把从青丘狐狸洞那拿来的甜食好好地热了一回,待会殿下来了,一定又嚷着饿了。

你说能不饿吗?

老子觉得自己愈来愈像个被虐狂一样,...

【折真】我是毕方(二十)

老子是毕方,安安份份守在桃林的看门狗。

作为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折颜上神的威胁很管用,这几个月里我比殿下还要更安分,乖乖地留在桃林里翻田干活,把殿下不愿做的事情全扛了下来。殿下向上神喂了我好几个月的狗粮,我也照单全收了,上神也似乎很满意我的识相,大发慈悲地放了我回青丘休息几天。

快被狗粮噎死的我就拍着翻地翻得发软的翅膀,可怜兮兮地孤身回了狐狸洞。本来是先打算回青丘巢穴好好休息的,可是有件事情让我挺在意的,得要先去问问迷谷老兄。

迷谷在狐狸洞外前的草地上晒着太阳,好不休闲。我下了地,走近了迷谷身旁坐下。迷谷张开眼见到是我,打了个呵欠,慢慢地爬了起身,“毕方,是你哦,”他还举起双手伸懒腰,“看你完...

【折真】我是毕方(十九)


老子是毕方,青丘四殿下白真上神的坐骑。

狐后不呜则已,一呜惊人。一副要找折颜上神寻仇的样子好凶狠,连殿下也只好听话,一言不发地骑在我身上,跟住面前腾云得快要吃人的狐后一同回了青丘狐狸洞。老子看着面前狐后的背影,突然觉得好可怕。

这⋯这气势⋯有点眼熟⋯

下了地进了狐狸洞,果然就看到一身绯色长袍的折颜上神就在石桌前坐着,正在跟狐帝对饮。上神一见到狐后带着殿下回来,高兴得马上迎了上去,“真真!你回来了!”

可是狐后还清醒着,她伸出手示意上神打住,然后把一直垂着头的殿下都护在身后,“折颜,给我好好交待清楚。”

折颜上神不明就里,“交待什么?”

“真真说你都把人带到桃林了,可是真的?”

这会连狐帝都站了起来,一脸看渣...

【折真】我是毕方(十八)

好可怜的毕方,被讨厌了~ 可是毕方若不弄点小动作,怎能让折真愈来愈甜呐~所以毕方到底只能是个炮灰(;´Д`A

————————————————————————

我是毕方,跷着二郎腿幸灾乐祸的神兽。

出动了那枚同心结,折颜上神便一言不发的回了桃林。这几天以来,殿下一句话都没再说过,也没有要出门的意思。见着每日送进去的饭菜都有稍稍用过,我和云生还是没少担忧,这敢情是在养囚犯吗??!

云生拿着扇子煽着柴火,没精打彩地问我,“毕方,这都三日了,”他蹲在地上托着头,“殿下不出房门半步,连折颜上神也走了,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呀?”到底是个从小就跟着殿下的仙童,云生很是担心。

我摇摇头,没有答话。不就两个家伙...

【折真】我是毕方(十七)


老子是毕方,北荒府邸的大管家兼发言人。

话说折颜上神柔情万千地安慰了狐后一番,彻彻底底地就让咱们殿下生气了。按以往的情况,咱们殿下都只是吃吃醋,闹着玩而已。而这次殿下所受到的冲击,是要闹个天翻地覆了。

先是来了桃林中的小情侣,然后再添上个狐后。上神啊上神,你找死的节奏实在不能再准一点了。说实话老子很满意,因为老子总算等到个要让你低声下气来求我的时候了。

殿下回了北荒,一句话都没说,又把自己关到房里去。云生那孩子也是吓坏了,平时殿下和上神闹别扭,离家出走回来的时候也是风风火火,一句大喊也是那么两句“不许那老凤凰进来”或者“老凤凰来了就给我打出去”之类的。似是这次一句话都不说就关门的,也算是第一次了。

殿...

【折真】我是毕方(十六)


老子是毕方,复仇者联盟桃林分部的成员。

浅浅消失了好一段时间,凤九殿下也跑去游历得没影没踪。我在青丘待上了这几万年以来最轻松的日子,殿下想要什么地方时材要让我陪他去,余下的时间抓鱼烤鱼,闲时练巧,这才是最舒适的鸟生呀!

殿下为了浅浅,待在桃林的时间少了许多,总是担心地要出去寻她,老子当然也要跟着。折颜上神便一个人独留里桃林,也是闷闷不乐似的。

然后有某一日起,上神就躲了在纯阳洞里专心一致地酿酒。也不知道上神酿的什么酒,酒味香醇,连我这种不好酒的神兽也好奇了几分。只是碍于上神的威慑力,我才不深入地探究。

每日跟着殿下四处奔走,闲余的时间,我就在盘算我的大计划。说起来计划的内容不复杂,毕竟咱们殿下傲娇的性...

【折真】我是毕方(十五)



老子是毕方,用嘴皮子便能赢了叠风的神兽。

自从上次殿下偶尔的罩坐骑行动后,往后的日子我也是落得一个清清静静了。为了少惹到老祖宗的神经,还有筹划复仇大计,于是我回了青丘好一段时间。殿下没有出桃林,实际上也没有需要我的时候。

可是在青丘巢穴安生了不足一个月,又有大事发生了。

浅浅不见了!

那日迷谷与我闭聊,说起已有好几天不见浅浅露脸,连狐帝和狐后都开始焦急了起来。迷谷问着我,我也想起自己许久没见到浅浅了。为了浅浅,我便回了一趟桃林去。

天色还早,这个时候大概殿下和折颜上神会在钓鱼或者下棋。我挑了这个时候回去,就是不想撞破那些什么事情,平白又讨打。

谁知到底是上神与老子的八字不合,还是老子真的完美地演绎了一个气...

【折真】我是毕方(十四)



老子是毕方,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神兽。

在桃林待上这样多年,总是有些毛头小子喜欢来找老子的渣。不为别的,就冲着老子是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名儿而来的。老子向来淡然,一般都不会放在心上的。

可是这次,来的人身分有点不一样,凑合著来说,称得上一声高贵的。那就是昆仑墟墨渊上神的大弟子,西海二皇子叠风上神。

你们说这好端端的一个上神,身分又尊贵,干嘛来找我呐?!老子就一坐骑,说好听点就是主人猛了些,主人脾气臭了些,主人的主人名气大了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呀!

叠风上神黑着一张脸,在离桃林外不到一里的距离外大声唤着老子,“毕方!!!!!!!!!”

丫的!好不容易殿下和上神消停了几天没咿咿呀呀的吵个没完,用不着离家出走...

【折真】我是毕方(十三)


老子是毕方,一心要为恐桃林不乱的神兽。

殿下在北荒待上了整整一日,周遭的低气压让的和云生都应付不过来,云生巴巴地坐在府邸前,一脸哀怨。

算着折颜上神该差不多找来的时候,老子才进了大殿,看着殿下目无表情地托着头,老子迎了上去,“殿下。”

殿下眼尾看看我,没有说话。

我继续挑事地说:“殿下,你别这样。迷谷说的不清不楚,定是有什么误会的。”当然老子得给自己留个后路,稍稍帮折颜上神一把,免得上神发现了挑事的人是老子,然后拔光老子的毛。

“没有误会,”殿下重重地开口,“分明就是拿我当替身!!!”

“⋯”老子就是什么都不说,由着殿下你自己想,这个时候自己胡思乱想才对嘛!哪用得着老子加盐加醋的。

此时云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折真】我是毕方(十二)


老子是毕方,面瘫心八卦的一只好坐骑。

在殿下和上神回桃林的路上,上神解释了在天宫的情事和浅浅的婚约。听完事情来龙去脉的殿下一脸凝重的神色,“折颜,就这样给小五订下婚约真的好吗?”

上神伸手拉过殿下,自己坐在石桌旁,再拉过殿下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贯地无视在一旁的我,亲匿地跟殿下说:“相信我吧,真真,”上神点了下殿下的鼻子,“那夜华长得更渊很相似,大概小五也看得上。”

“长得像又如何?终究不是同一个人,”殿下不以为然,“无论耗上多少年都不会变成同一个人的,何苦呐?”

折颜上神把殿下放在地上,自己站了起身,“真真呐真真,给小五一个念想也好,一个机会也好,总比她一直等着墨渊,独自垂泪要好得多。”上神往纯阳洞的...

【折真】我叫毕方(十一)



老子是毕方,四海八荒中以面瘫著称的神兽。

狐狸洞内,折颜上神那炫耀自家真媳妇儿的行俓让老子听不下去了,赶紧出了洞外就和迷谷嗑着些零嘴。不过老子倒是有些好奇,怎么这四海八荒第一厚脸皮的凤凰,在狐后面前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呐?

架不着心中的好奇,偶尔迷谷面前显露八卦性子的老子开口了,“迷谷,折颜上神和狐帝狐后是怎么认识的?”思来想去,就迷谷一个人在狐狸洞待得最久,而且老实。

迷谷噎下一颗枇杷,“这个嘛,以前狐帝和狐后闹腾,有次说起了这事,”他挠挠头,“大概是以前折颜上神曾经追求过狐后,可是没争赢。”

老子瞪了瞪眼,什么?!竟有这种事情?!老子以为老祖宗是那种万年不开花,一开就断袖的人呐!谁知道竟有这码子往事...

【折真】我叫毕方(十)

老子是毕方,四海八荒中最常离家出走的神兽。

就这样,少辛那小巴蛇的事就在折颜上神满满的套路下完结了。我跟着折颜上神和狐帝上了天宫给浅浅讨公道,本想回桃林吃上几个桃子。可是桃林那边殿下说了要跟浅浅过生辰,因此便都把我们打发回青丘。

少了那低级的小巴蛇,狐狸洞就剩迷谷一人当家。我看着回青丘的路上,狐帝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必狐帝是想趁着这个好机会,赖着要发作折颜上神一把。

狐帝抢在前头进了狐狸洞,“折颜,你说说,”他走近了石椅子旁,没好气地坐下,“你刚那会是不是公报私仇的?”他瞪着上神,又摸了把胡子。

呵呵,老祖宗,人家殿下的老爹要来审女婿了。看你如何低声下气哄好人家的爹!

迷谷说去倒茶,老子便寻了个角落...

【折真】我是毕方(九)


老子又来了,仍然是修为最高的神兽毕方。

先前秦姬的事情让人很是惋惜,可还是那句,不作死就不会死呗!!谁让你叽叽嘎嘎了这么久,折颜上神都只是“温柔”地劝退你而已,不是用极端的手段已是万幸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因为老子见过折颜上神的极端手段,所以老子敢肯定,钟壶山上的折颜上神只掀了人家屋顶,已经非常克制了。

还记得少辛那小巴蛇吗?她被殿下带回了狐狸洞当个洒扫的婢女,好看不看,却偏偏看上了咱们白真殿下,绣了个香囊打算定情,又被折颜上神好一通吓唬折辱一番,弄得她连殿下的脸都不敢见。

本来老子以为这侮辱已经让折颜上神消气,谁知道老子这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神兽,还是太嫩了。

因为这折颜上神记仇的程度,比老子想像中...

【折真】我是毕方(八)

老子是毕方,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神兽。

我慌忙在桃林暧味的气氛中逃离,一把振翅回了青丘。反正折颜上神现在只顾抱着殿下了,不太会理得到我,还是先让殿下哄好上神老子才回去吧。

青丘狐狸洞外,还是迷谷一人在干活。少辛那小巴蛇在洞里打扫着,自从那一个香囊引发的醋案后,少辛过得也很不容易。说真的,老子也同情她,你说这殿下的确是个美男子,表面上也很温柔,只要他身后的不是老祖宗,而殿下刚好觉看得上你的话。

老子见着迷谷便一把拉了过去,蹲在草地上,“迷谷,我想你问些往事。”

“怎样了毕方,你头发都乱了。”

“别管我头发,”我很关注钟壶山的事,“钟壶山的神女秦姬,你可曾听说过?”

“那位神女吗?她可是咱们青丘的名人了!”迷...

【折真】我是毕方(七)


老子是毕方,一只迟早会被狗粮噎死的神兽。

上回说到,少辛那小巴蛇对殿下的心思还未让殿下知晓就被折颜上神灭掉了。事实上咱们折颜上神对一此潜在的对手,向来都是重点打击的。

相信大家都有听过钟壶山的秦姬的事,日日跟在东华帝君身边的八卦小分队队长司命星君跟老子挺熟络的,每每折颜上神去找东华帝君喝茶说话,我总会被司命叫上一道嗑瓜子。不得不说,司命他果真是个挖八卦的小能手,我们俩在时常在太晨宫交换消息,他想听桃林的事,老子却想知道浅浅那个未婚夫夜华的事。

有次司命问起我家殿下的小八卦,无意间提起钟壶山上有位神女秦姬,长得也是位遗世独立的美人。这秦姬的父母觉得女儿的脸也算得上四海八荒的绝色,听说也是能跟浅浅比上一...

【折真】我是毕方(六)


老子是神兽毕方,桃林牌狗粮的代言人。

话说咱们的殿下白真出了名是只爱吃醋的狐狸,非要折颜上神揽揽抱抱哄着供着的。事实上大家不知道,其实咱们殿下嘴上嚷嚷着吃醋都是闹着玩的,可是折颜上神吃醋却是来真的。

话说当年浅浅一时“心善”捡回来的小巴蛇,几乎引发了一场青丘和桃林的大战。当时弄得老子左右不是人,现在回想过来,老子当初就应该从更高的地方把小巴蛇扔下去。

小巴蛇叫少辛,是浅浅给她起的。那小巴蛇拿了玉瓶去桃林求殿下收留,被折颜上神盯得紧紧的殿下又把这小巴蛇扔到狐狸洞去给狐后当个洒扫侍女。那时候的少辛对全任何人都是摆起一个高冷的款,除了浅浅和殿下外,就连迷谷跟她说话她也是不瞅不睬的。

出乎预料,这样的小蛇妖却...

【折真】我叫毕方(五)


仍然是老子毕方,吃了万万年狗粮的好坐骑。

自从上一次长海事件,咱们殿下整整有两年没踏出桃林,就连青丘的狐狸洞也没回去。

是被骑怕了吧,不过殿下,你真以为不出桃林就不用被骑了吗?!真不知道说你天真还是率直好了。

每天就看着殿下和折颜上神腻在一齐下棋钓鱼,莺莺燕燕的看得老子眼都花了。什么情趣优雅,品味清高的两位神秘上神,依毕方我看,根本就是个喜欢穿粉红色的骚包子和另一个喜欢到处喝酒打架的混世魔王。

果然是个不一般的组合。

我摇摇头,十分无奈。左右这殿下安分了不少日子,所以毕方我也就回了青丘之侧的巢穴乖乖待着吧,反正不必离家出走,我也乐得去找迷谷一齐烤鱼。

刚到狐狸洞时,迷谷正在跟少辛那小巴蛇说话。这小巴蛇可以...

【折真】我是毕方(四)


老子是毕方,一只刚刚在青丘巢穴睡醒的神兽。

我一向有早睡早起的习惯,打从在西山时就已经养成了。作为一只修为很高的神兽,不像我的主人,我是有严谨生活态度的,不然可要姑负了神兽的称号了。

天晨未光,我刚起床,准备打理一下等会离家出走需要的东西。昨晚趁机会溜去桃林里抓的鱼早就已经被我烤了,昨夜还分了迷谷那树精一条,正所谓分甘同味嘛,我知道迷谷老兄一个人在青丘狐狸洞也是不容易的。什么粗活也就他一个人干了,还好前些时候来了条小巴蛇,让迷谷也不至于累死。咱们这当管家当坐骑的,根本都当狗粮是主食了,早已经是见怪不怪。

迷谷老兄比我早了大概几万年就待在了青丘,几乎是看着殿下和浅浅长大的。迷谷他告诉我,其实现在我的生...

【折真】我是毕方(三)

前文请见【折真】女仙有意,狐狸無情 (上)

【折真】女仙有意,狐狸無情(中)

【折真】女仙有意,狐狸無情(下)

【折真】女仙有意,狐狸無情 (無刪減版本,有肉慎入)

——————————————————————-


还是老子毕方,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神兽。

话说这 凤凰套路心机沈,一颦一笑为真真。我这神兽平常吃的不是鱼,而是狗粮。

老子的主人是四海八荒最绝色的混世小魔王白真殿下,而主人的主人则是十里桃林的最强套路王折颜上神。整天整天的在老子面前揽揽抱抱也算了,老子在抓个鱼,又不是有心偷听的,那老祖宗便一个冷眼飞了过来。

老子退场呗!

那一次我在青丘之侧的巢穴里躲着...

【折真】我是毕方(二)


老子是毕方,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神兽。

我可是一只神兽,今日居然硬生生地被我家殿下安上个离家出走的名声,这真的好吗?!被这四海八荒的鸟都来取笑我真的好吗?!

要知道,我这一脸的冷酷不是天生的。你们自己想想,日日夜夜地听着那一凤一狐你骑我我骑你的秀恩爱,你说这不弄个目无表情你能扛得住吗?若是说看不下去便走人呗,一,这桃林的确是个修练的好地方,山明水秀桃子任吃。二,那老祖宗我打不过,若我真的离家出走而令小祖宗寻我,那我不被咱们老祖宗拔了毛烤来吃呀?老子是火鸟,可老子扛不住凤凰荒火,拜托别闹。

鸟生不易,老子堂堂一只神兽,有的是尊严,所以我还是到了北荒。殿下在北荒夏周建了个府邸,这府邸没什么鸟用,就是用来...

【折真】我是毕方(一)

我是毕方,四海八荒中修为最高的神兽。


我的故事是从当年一个被拐带的案件开始的。


那一天,其实是一个很平常的一天,我在西山的家吃着烤鱼。我最爱吃烤鱼了,用树丫子把河里的鱼串起来,架在火中烤个七成,然后整条下肚,那一个鱼的鲜味整个透出来,我相信四海八荒中最会吃鱼的就是我了。


记得当时的我正滋味地享受着烤鱼时,忽然听到身旁的树后传来脚步声。转过头去一看,那一个惊为天人。那个穿着青衣的少年,长得温润如玉,十分秀气。我的族人常常说,毕方我在这羽禽界中也算得上是美男子,我肯定他们的见识一定很少。


因为我面前这个才是真正的美男好吗?那一个叫举世无双!


那个美男毫不客气地站了...

【折真】凤求凰(下)

-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


———————————————————————


白真躲在床上,用被子紧紧捂着自己,想着一千个要拒绝折颜所挑的女子的可能性。


到底是什么种族?什么模样?什么性情?能和自己相处吗?白真自知脾气不好,这四海八荒能受得了他的任性而从来不发火的也只有折颜一人。


折颜对白真容忍的程度比狐后还深,狐后也有曾经埋怨过他太顽皮的时候,折颜却从来都在纵容他的一切。折颜本身的地位尊贵,有让四海八荒皆信服的本钱。而白真则是打着折颜的名声,四处闯祸也没人哼声。从砸了西海龙宫那一次后,白真就自觉地想着,单单用折颜的名声带着白浅四处惹事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一次又...

【折真】凤求凰(上)

———————————————————————

                     - 愿言配德兮 携手相将 -

———————————————————————


「从前折颜心心念念的也要给我娶一个夫人,可是娶了很久都没有娶成,他应该是觉得这四海八荒,没有哪个女神仙配得上我吧。」白真自信满满地跟白浅说着,回想着好久以前还曾经为了此事和折颜吵了个...

【折真】成玉的話本子

此篇節錄於天宮出版《成玉的話本子》由成玉元君所著,投稿者皆匿名以保平安

真偽有待商榷٩(˃̶͈̀௰˂̶͈́)و 

前文請見【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上) 

【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中)

 【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下)

 【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阻我恩愛

——————————————————————
第一回 

青丘之側,東海之鄰有一處紅遍十里的桃林。林中住了一位不問世事,情趣優雅,品味比情趣更優雅的鳳凰 — 上神折顏。上神俊逸出塵,身有濃厚的桃花香氣。為這開天闢地的第一隻鳳凰,早已退隱三界...

【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阻我恩愛

粉絲們很想知道折顏跟東華說了些甚麼,內情是什麼,因此夏希補上一個短短的番外,大家同
樂同樂!

———————————————————————

折顏抬手摸著炸毛了的小狐狸,一臉邪笑。白真生氣地拍走折顏的手,想要脫開折顏。兩口子無視東華,一直循環著這套動作,直到躺在桃樹上的鳳九終於理清了思路,明白了她的四叔怎麼一下就暴跳如雷的時候,臉早已經刷的一聲變得比自己身上的衣服更紅。

「四叔四叔父你⋯你你你們都在說什麼呀!?」鳳九一躍起來,跳到地上指著在攬攬抱抱的兩人,「不害臊不害臊!!」

「老鳳凰你放手!小九和東華還在這裡你摸哪呀?!」

「那讓他們走了就能摸了?」

「閉嘴!你這為老不尊老不正經快閉嘴!」

什麼折顏氣你就打...

【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下)

———————————————————————

連宋的帖子,準確無誤地發到白真、白淺和鳳九三人的面前。白真笑著,滿意地道,「小五,你那天族太子辦事真的很乾脆利落,有效率,」白真咬著一棵枇杷,「昨天剛吩咐的事情,馬上就辦好了。」

「他一點都不敢耽誤,還是姑姑調教得好。」鳳九看著那帖子,織金褸花的紙上用金色的字體,很是打眼,「不過這次三殿下的生辰過得真是奢侈華麗呀,連帖子都如此騷包。」

「聽說夜華跟他說若這次的生辰隆重些,定會有很多八赴透出來,所以他便馬上廣邀仙友去辦他的生辰了。」白淺把玩著手上的夜明珠,「四哥,你的主意是⋯?」

「放心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結果一直到宴會當日,白真都沒透露半句他的計劃。

鳳...

【折真】【東鳳】稀客自太晨宮來(中)


———————————————————————

「嚇死我了!」鳳九一路由桃林狂奔到青丘,到狐狸洞前方停下,「嚇死我了,差點就被抓到了!」她拍拍自己胸口,緩著呼吸。

「小殿下?!」迷谷感覺到洞外有仙氣,趕緊從洞裡出來看看,「您怎麼回來了?」看著鳳九喘得快要斷氣,迷谷伸出手扶著她。

鳳九隨著他扶,疑惑地道,「迷谷你這在呀,可是爺爺奶奶回來了?」自打白淺和鳳九出嫁,空著的狐狸洞便由狐帝狐后回來住著,不過偶爾又玩心大起的四處遊歷,今日倒也留下迷谷孤身一人在狐狸洞裡打理一切。

「回小殿下,是姑姑回來了。」迷谷老實地答道,「就半刻鐘前的事,剛剛回來。」

鳳九展顏,連忙跑了進去,「姑姑!」洞裡只見白淺半卧在塌下,手中...